南京跟团游费用联盟

《诗词大会》中那么多美景,都被雨花完爆了!

金陵微雨花 2021-10-09 06:23:55

近日,中央电视台推出的《中国诗词大会》火了,很多人对诗词生发了浓厚兴趣,阿花也捋了捋跟咱大雨花有关的诗词——

板桥

天上何所有?迢迢白玉绳。

斜低建章阙,耿耿对金陵。 

汉水旧如练,霜江夜清澄。

长川泻落月,洲渚晓寒凝。

独酌板桥浦,古人谁可徵?

玄晖难再得,洒酒气填膺。

——唐·李白《秋夜板桥浦泛月独酌怀谢眺》

(南京市级文保单位、建于清康熙年间的“青石板桥”。)

板桥是南京历史最悠久的古镇之一,由于地形险要,周围群山环抱,板桥、新林两浦(入江之河称为“浦”)经此入江,因此自古以来是南京西南郊的交通要冲。

然而近年来,板桥老街几乎逢汛必淹,原因与此处河道有关:河道宽仅10余米,河湾呈90度直角,而桥梁仅有3个过水孔,洪水经过时河道行洪能力不足,出现阻水严重、河水倒灌现象。

为彻底解决这一民生问题,去年雨花台区决定投入1.1亿元对板桥老街进行水利工程改造。根据改造项目方案,板桥河“S”弯处将向南拓宽20—30米,对90度角河湾“裁弯取直”,提高河道行洪能力

目前该工程已完成拆迁、招投标等工作,将于本周进场施工。为保护历史遗存,河道上长23米、宽12米的300多岁文物“青石板桥”将原地保留,并通过新建桥梁对接加长。

推荐阅读:重大利好:板桥老街“汛期必淹”历史明年终结!

三山

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

喧鸟覆春洲,杂英满芳甸。

——南朝齐·谢眺《晚登三山还望京邑》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唐·李白 《登金陵凤凰台》


江北秋阴一半开,晚云含雨却低徊。

青烟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

——宋·王安石《三山矶》

(三峰相连、形如笔架的三山。)

相传朱元璋和元军在三山矶附近交战失利被追杀,曾藏身于三山寺大殿神像下面。而他刚进去关好门,几只大蜘蛛就爬了过来,在门上吐丝结网。元军追赶至此,看到蜘蛛网,认为这里已很久没人来过,就撤走了。朱元璋登基后下旨把三山寺改名为“护国寺”,重修寺庙。

三山矶位于梅山钢铁公司码头附近,九号路与长江江滩之间,虽然山高只有90多米,方圆约两公里,但能明显看到起伏的山势,突出3个小山头。三山矶素与栖霞的燕子矶、马鞍山的采石矶合称为长江下游“三大名矶”。

大胜关

驻桨燃灯大胜关,此关人道是天关。

胜心已化江流远,超出人间第一关。

——明·湛若水 《长江杂咏 大胜关》

大胜关旧为大城港,位于长江东岸,为南京长江段上游江流险厄处,地势十分险要,自古以来为南京的江防要塞和中转港口。历朝历代都会选择在此建关设卡,兴建渡口,开辟港埠。

大胜关今为南京长江三桥和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长江东岸起点,被秦淮新河水道分为南北两部分。如今这里已经被建设成一个湿地公园,园内树木葱郁,环境清幽。沿着绿道可以走至江边,站在江堤上可以遥望远处的长江大桥,是居民散步放松的好去处。

雨花台

盘互长干有绝陉,并包佳丽入江亭。

新霜浦溆绵绵净,薄晚林峦往往青。
南上欲穷牛渚怪,北寻难忘草堂灵。
箯舆却走垂杨陌,已戴寒云一两星。

——宋·王安石《雨花台》

从公元前1147年泰伯到这一带传礼授农算起,雨花台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自公元前472年,越王勾践筑“越城”起,雨花台一带就成为江南登高揽胜之佳地。

如今的雨花台以自然山林为依托,以红色旅游为主体,融和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为一体的全国独具特色的纪念性风景名胜区。

将军山

松隙云痕半借潮,天边叶影是帆飘。

乡城可指山当户,峻壁能缘我愧樵。

晚有鸠声知欲雨,下临龙窟敢横箫。

寒蔬扶作灵芝饵,振袂长风醉未消。

——清·姚燮《登将军山》

这里曾是宋代牛首山大捷的古战场,八百年前,岳飞将军在这里筑壁垒,设伏兵,大战强敌金兀术,一举收复建康城(南京)。横亘山脊,连绵数里的故垒工事,便是当年激烈鏖战的见证,将军山也因此而得名。

牛首山

牛首见鹤林,提劲绕幽岑。 

春光福山外,天河苏殿阴。

 传灯无白日,布地有黄金。 

休作狂歌老,回看不住心。

 ——唐·韦庄 《游牛首山》

(圣象广场)

南京人常言“春牛首,秋栖霞”,春牛首的民俗准确来说,产生于明代,一直流传至今。明朝时期,上至帝王将相、下至文人墨客,都爱寄情山水,此外,南京城内外风景胜地多为皇家禁地或私家花园,相对城内风景区,距离适中的牛首山渐渐成为普通市民春日好去处。

随着牛首山北坡景区的全新打造,“春牛首”这个原本宽泛的概念更具象化,为了更体现牛首春景,北坡景区特别打造了近万平方米的草坪,以及种植大量银杏、菩提树。为了春色更斑斓,景区还引进许多春花。而这里也因绿化覆盖率高,而成为南京南郊的“新绿肺”。

浡泥国王墓

迢递经重译,苍茫赋大招。

归魂仍海澨,托体此山椒。
秘器东园给,崇祠上国邀。
行人频伫望,宰木已成乔。

——清·王友亮《渤泥国王墓》

在“郑和下西洋”航海活动的深刻影响下,浡泥(今文莱苏丹国)国王麻那惹加那率领家人和官员来大明首都南京,在南京期间忽染急病,于明永乐六年(公元1408年)10月病逝于南京会同馆(今南京市区大中桥东)。

浡泥国王墓是南京地区唯一的来自于南洋的外国国王陵墓,墓冢东西宽28米,南北长25米,高约4米。墓前现有神道碑一块,碑文阴刻楷书。从陵区正门通往陵寝的神道呈弧形,神道两侧是两两相对的石雕像,排列着望柱础、石马、马夫、石羊、石虎、文臣武将各一对,其规制和常见的明代王侯级功臣墓相同。

推荐阅读:天啦噜!雨花这个地方入选南京“海上丝路”史迹!还被金庸写进了小说……

腹有诗书气自华,

诗词是智慧的结晶,

是情怀的寄托之处,

花粉们,你们觉得呢~

金陵微雨花综合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