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跟团游费用联盟

聊家乡 | 朱世杰《尚未完工的大明湖景区》

余干人论坛 2022-08-01 07:37:13


   尚未完工的大明湖景区


2017年10月2日下午,告别了忙碌的二附院,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南昌回到余干老家。过去的3个月间,作为新来的研究生,处理完换药和大量琐碎的病程病例,不知不觉天就黑了。基本上一周六天都在医院封闭的空间呆到晚上八九点,经常是一到租住的地方没洗澡就躺在床上睡着了。暑假有一段时间,父母经常隔三岔五打电话催促我回去,希望和我当面谈谈,而我又因为组里事太多,看着主治的辛劳程度,犹豫不决,最后还是没有请假回去。所以从内心深处讲,这次回家主要是逃避医院无尽的换药,想放松下自己,见见父母。晚上,处理完事情后,我就在思索去哪里放松自己,躺在床上触到手机,不禁让我想起了最近网上热传的——余干大明湖景区。早在高中的时候,就盼望自己能去忠臣庙看一眼,体验感受忠臣庙历史的厚重,想想自己多年的梦想未曾忘记,却往往因为各种现实原因搁置下来,于是决定第二天一定去大明湖景区看看。



开始以为大塘乡大明湖会很远,到达后才发现不过是在石口镇的边陲地带,重洲村的边缘。去的时候,心里总想大明湖会怎样,他是不是网上所说,一年四季百花齐放,直到接近他的时候,看见裸露的红土,心里明白,大概大明湖之行,会让自己失望,但来了就来了,还是走进去看了一下。


景区还属于施工状态,零星的仿古建筑还在修建,红红的泥土还未铺上草坪,山坡明显是被修整过的,种着各种树和花,整整齐齐排列在一起,一眼望不到边界。在园区骑了20多分钟,看见的景象,不过是简单的重复。在景区的一个出口,几位保安和一位骑三轮车的农民发生了争吵,争吵的重点是当地百姓以后还能不能从此通行,双方各执己见,互不退让,结局不言而喻,路以后是不会随便放行的。任何人在资本面前都显得无力,何况是农民。


         

 一位重洲人说我来的不是时候,他说现在不是花开的季节,好多花谢了,也被摘掉了,要等到明年二月份玫瑰花开,那时满山的花也开了,才漂亮。我也觉得自己好傻,偏偏这个时候跑来,可能网上的宣传太好,太迫不及待了。也有和我一样傻的,一大群海军士兵,从专车走下来,从他们的话语间,就能感受到与我一样的失望,没有花,只有光秃秃的山。但有花又如何?因仰慕庐山的名气,我乘兴而去,不也是扫兴而归,从庐山之行后,才慢慢体悟别人说的,风景区千篇一律,失去了自身独特的气质,旅游更像是走马观花。我问一位工作人员,两任县委书记推动,,六年前就开始立项,牵扯几个乡镇,占地12000余亩,号称投资15亿的余干重点工程,为何修建过程如此缓慢?



工作人员说:“建如此规模工程,单单一个投资主体难以覆盖整个资金的需求量,需要政府的担保,投资及配套基础设施的建设,企业需要各种渠道融资,资金足够就建的快,资金匮乏就建的慢。”


我问:“是否担心工程完工之后的收益?”


哈尔滨特价机票

 工作人员:那有什么好担心的,余干县这么大,人口这么多,只要建好了,就不怕没回报。

 ……



在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边缘角落,建一个这样的工程,特别是在景区日益同质化的今天,如何吸引客户,如何挖掘当地文化特色,给景区注入不一样的气质,值得这个工程负责人好好考虑。我希望这个项目能成,一旦成功,获益的不仅仅是企业主体,不仅仅是政府,更重要的是周边的百姓,他们能从这份蛋糕中分到一块,,任何脱贫不能离开产业,只有改输血为造血,才能真正持续脱贫。


作者简介:朱世杰,90后,南昌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在读。喜欢看财经杂志,写一些心情文字。